您怎么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了

- 编辑:admin -

您怎么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了

去。
 
  顾威霆对着他的背影说了一句,“以后不用再来这儿汇报他的情况了,地道口就在我的房间里,他就算是死在里面,也用不着你把他拉上来。”
 
  孙警卫的脚步停了停,还是推门走了出去。
 
  顾威霆放下报纸,眼睛朝地板瞧了两眼,十多个小时了,顾海已经在里面不吃不喝待了十多个小时了。从没听到他叫唤一声,哪怕是哼一声都没有,他就那么死倔着脾气,默默地和自己对抗。
 
  孙警卫偷偷掀开地板,朝地道里塞了一床被子下去。
 
  事实上中午和傍晚的时候,他都有往里面塞吃的,就是不知道顾海有没有吃。
 
  白洛因来了电话,说他就在军区大院的门口,被人拦着不让进。
 
  孙警卫好言相劝,“因子,回去吧,小海没事,他就在首长的房间睡觉呢。首长过两天要出去执行任务,这一走就是两个月,他想在临走前好好陪陪儿子。”
 
  白洛因还想说什么,孙警卫已经把电话挂了。
 
  半夜,孙警卫翻来覆去睡不着,也难怪,谁床底下躺着一个人能睡得踏实啊!
 
  走出屋外,发现顾威霆的房间也是亮着灯的,心里不由得感慨,说到底是自个的儿子啊,在下面这么冻着,他能睡得着么?
 
  一边抽烟一边溜达,溜达着溜达着就溜达到了门口,结果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。
 
  白洛因还站在门口没有走,像是一个站岗的哨兵,只是衣服略显得单薄。
 
  孙警卫赶忙走了过去。
 
  “孩子,你怎么还没回家呢?”
 
  白洛因声音都有些沙哑了,“我等顾海呢。”
 
  孙警卫神色一变,看不出是愤怒还是着急。
 
  “我不是和你说了么?首长想让小海陪他待两天,你就乖乖在家等吧,跑这来干什么?”说着,走出去把衣服披在了白洛因身上。
 
  白洛因又把衣服给孙警卫塞了回去,“孙叔,您觉得这话能骗得过我么?”
 
  孙警卫一时语塞,神情中透着几分无奈。
 
  “就算小海被首长关起来了,你也不至于一直站在这傻等吧?你这样能起到什么作用呢?万一首长出来了,发现你在门口,肯定会更生气的。听叔话,赶紧回去吧,你要真有什么事,等明儿早上再过来说。”
 
  孙警卫这么一说,白洛因真的转身走了。
 
  孙警卫这一口气还没松下来,就看到白洛因找了一个阴暗的角落,顾自蹲在那儿,就再也不动弹了。
 
  “哎……”
 
  孙警卫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这两个孩子,可真让人发愁啊!
 
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88双双挑战权威!
 
  “首长,已经三天了。”
 
  顾威霆明知故问,“什么三天了?”
 
  孙警卫这两天急得嘴皮子上都长了大泡,顾威霆越是沉得住气,他心里越是胆寒。因为他心里再清楚不过,顾海在这下面的每一秒钟对于顾威霆而言意味着什么。
 
  “小海在地道里已经待了三天了。”
 
  顾威霆冷冷一笑,“不到三天,不过六十八个小时而已。”
 
  孙警卫实在憋不住了,“首长,您何苦呢?您看您这两天脸色都差成什么样了?回头这孩子没垮,您先垮了……”
 
  “我成什么样了?”顾威霆嘴硬,“我不是好好的么?”
 
  “您要是没把这事放在心上,您怎么会把时间记得那么清楚?”
 
  顾威霆一时语塞,阴测测的眼神瞟了孙警卫一眼。
 
  “你也别来这揭我老底了,你以为我不知道么?你整天往地道里送饭、送菜、送被子,照这样下去,他在下面待半年都不多。”
 
  孙警卫的脸瞬间变色,一副身不由己的表情。
 
  “首长,我这也是为了您着想啊,他要真是个犯人,您把地道埋上,我眼皮都不眨一下。关键他不是犯人,他是您亲儿子啊!那么阴暗的地方,连条腿都伸不开,就算是有饭吃有水喝也受不了啊!”
 
  顾威霆冷眼质疑着孙警卫,“地道两边都有口,你没偷偷把他拉上去,到你房间吃吃喝喝,睡个饱觉?”
 
  “他也真去也就好了!”孙警卫此时此刻才敢道出真话,“首长,不瞒您说,他能用到的,我都往地道里送,他可一样都没要,那些东西怎么扔下去的还怎么扔上来!就连我给他塞进去的被子,他都没扯过去盖一下,就那么愣生生地冻着。首长,现在是什么季节啊?咱们穿了多厚的衣服站在外面还搓手呢!您想想小海,他这三个晚上是怎么熬过来的?”
 
  顾威霆的心抖了抖,脸上却没有表现出来。
 
  “你最好别耸人听闻。”
 
  “首长!”孙警卫五尺大汉,急得都快痛哭流涕了,“我真不是耸人听闻啊,小海他真是不吃不喝啊!他要是像前阵子那样,耍点儿小聪明也就好了,可他这次真是和您杠上了!”
 
  顾威霆怒吼,“那就让他死在下面好了!”
 
  孙警卫悲哀的目光注视了顾威霆半晌,淡淡开口说道:“首长,您不发话,我是不敢贸然下去的。所以,小海现在什么样,我一点儿都不清楚”
 
  说完这句话,孙警卫自觉地走出了顾威霆的屋子。
 
  顾威霆站起身,顿觉头晕目眩,好久才平缓过来。他已经三天三夜没合眼了,他故意支开孙警卫,故意对顾海的事不闻不问,就是想给孙警卫创造接应顾海的机会。他每天晚上躺在床上,还在想着顾海盖着那床潮湿的被子蜷缩在地道里,哪想到他压根没有盖被子……
 
  在屋子里踱步数圈,顾威霆终于在那块地板上停下来。
 
  俯下身细细听着里面的动静,连他这种敏锐的耳朵,都察觉不到里面有任何动静。
 
  甚至,连呼吸声都听不到。
 
  顾威霆猛地掀开地板,利索地钻了进去。
 
  一路弯腰前行,很快,发现不远处躺着的一道身躯。
 
  顾威霆的大脑瞬间一片空白,脚步都有些凌乱,后背无数次地撞到地道的上壁,潮湿的泥土蹭到了笔挺的军装上。
 
  随着脚步的逼近,顾威霆才捕捉到了顾海的呼吸,骤停的心脏在那一刻恢复了跳动。
 
  因为地道里没有灯,顾威霆看不清顾海的脸色,单纯地感觉摸上去是冰凉的。孙警卫说的一点儿没错,顾海这里没有吃的喝的,没有一床被子,甚至连隔离泥土的单子都没有。顾海的衣服就这么贴合着地道的内壁,早已经湿成了铁片状,甚至还发出淡淡的霉味儿。
 
  顾威霆去摸顾海的手,冰凉无比,和那晚给自己暖手时的情况可谓天壤之别。
 
  顾海突然攥住了顾威霆的手,完全没有他想象中的虚弱无力,相反,依旧在传递着一种顽强的力量。
 
  “爸……”顾海叫了一声,嗓音清晰。
 
  顾威霆见顾海无大碍,暂时找回了几分理智。
 
  “你现在和我上去,乖乖听我的安排,以前的一切我都既往不咎。”
 
  顾海还是三天前的那套话,“我是不会入伍的。”
 
  “待在我身边就这么让你难以忍受么?”顾威霆的声音里充斥着浓浓的悲愤。
 
  “如果您可以接受因子,我可以天天待在您的身边。”
 
  顾威霆扼住顾海的脖子,心里的温度在一点点儿下降。
 
  “我是不可能接受你们这种关系的。”
 
  “那您就上去吧。”顾海语气淡淡的,“我在这儿挺好,在我看来,没吃没喝没被子的生活远远没有离开因子更难以忍受。如果您有恻隐之心,心疼我在这受苦,那您就不该强令我和因子分开,因为那种苦比这种强烈一百倍。”
 
  顾威霆磨着牙,“那种苦不在我的接受范围内,就算是活活折磨死你,我也不心疼!”
 
  顾海的声音和阴暗的空气融为一体,“好走不送。”
 
  顾威霆钻出地道的时候,有种想往里面灌水,直接淹死顾海的冲动。
 
  “首长,您的二儿子已经在外面候了三宿了,怎么劝都不走。”
 
  听到这条消息,顾威霆非但没有丝毫感动,反而被白洛因这种行为气得不善!
 
  “把他给我放进来,带到我面前来!!”
 
  白洛因走进来的时候,脸色没比顾海好到哪去。
 
  顾威霆顾及到白洛因是姜圆的儿子,口气还稍稍缓和了一下。
 
  “谁让你每天夜里待在门口的?你知道这造成什么恶劣的影响么?你知道你这么做多让我为难么?本来我以为你是个懂事、识大体的孩子,结果我发现我彻底看走眼了,你和顾海一个德行,只不过一个坏在面上,一个坏在骨子里!”
 
  听完这一番话,白洛因只是淡淡回了一句,“顾海呢?”
 
  现在,除了顾海的情况,白洛因什么都不关心了。
 
  这个表情,这个问题,无疑挑开了顾威霆那根不容侵犯的神经。
 
  “你不是一直想知道他的情况么?今儿我让你进来,就是让你好好看看,你俩的任性妄为给自身带来多大的伤害!看到这个地道了么?顾海不吃不喝躺在里面整整三天了,什么时候他受不了服软了,我才会把他放出来。”
 
  白洛因的心突然炸开了一个大口子,撕裂般的痛楚如洪水般向他涌来。
 
  他进过那个地道,知道里面有多冷,他挨过一次冻,挨过一次饿,对于饥寒交迫的滋味再清楚不过了。
 
  白洛因突然俯下身,企图钻进去,却被顾威霆大力拽住。他不顾一切地挣扎,外面又进来两个特种兵,强行将他制服住。
 
  顾威霆将地板踹开一条大缝,却故意不让白洛因进去。白洛因硬蹬着腿,地道和自己不过十公分的距离,他却无法下去,无法去看顾海一眼。
 
  “听好了,你现在跟我保证,以后和顾海断绝这种关系,我立马把人放出来。你们两个中有一个妥协,我就不会为难你们两个,你自己瞧着办!”
 
  顾威霆的话像是一把尖刀刺进了白洛因的心脏。
 
  他嘶声朝地道里大吼,“顾海,顾海……”
 
  顾海正在闭着眼忍受着漫长的折磨,听到白洛因的声音,瞬间睁开了眼睛。
 
  三天来,顾海第一次将头扭向了地道口的方向,一道若有若无的光在口径处闪烁着。他想开口回应白洛因的呼喊,突然在那一刻噤声了,他不能回应,这一定是顾威霆的一个计谋,他不能让白洛因相信自己真的在这里。
 
  “顾海,顾海……”白洛因的声音越来越失控。
 
  顾海在下面咬牙挺着,硬生生地将眼泪逼了回去,一声没吭。
 
  “怎么样?想通了么?”
 
  白洛因赤红的双目看着顾威霆,眼睛里的坚韧在一点点儿崩塌。
 
  “您这是为您的儿子提前挖了一个坟墓么?您有没有想过,您的前妻在天上看到这一切,她会作何感想?”
 
  “你甭管她是怎么想的,现在我就是在问你!”顾威霆的眼神带着目空一切的霸道,“答应,你俩相安无事,不答应,我就当白养了这个儿子!他死了我也认!”
 
  白洛因的视线缓缓地移向地道口。
 
  顾海在心中默默地祈祷着,因子,你一定要挺住!你是我最引以为傲的好媳妇儿,没人斗得过你,没人威胁得了你,你不可以让我失望。
 
  屋子里被浓浓的投降气息笼罩,白洛因的脸灰暗凝重,一条腿缓缓跪地,手死死扒住那道裂缝,破裂的嘶吼声朝地道里钻去。
 
  “顾海,你听好了,从今天开始,你在地道里睡一天,我就在马路上睡一天,你一天不吃不喝,我就一天不吃不喝,咱俩谁先妥协谁是孙子!!”
 
  说完,猛地将地板踹了回去,严丝合缝,不留一点儿间隙。
 
  甩开大步朝外走去,无视众人瞠目结舌的目光。
 
  第二天夜里,白洛因照例找了一处隐蔽的角落,穿着一件潮湿未干的棉衣,吹着小夜风,享受虐待自个的“乐趣”。
 
  已至深夜,突然一双温暖的大手伸了过来,给白洛因披了一件厚大衣。
 
  白洛因僵硬的脖子扭了过去,看到白汉旗那张温厚的面孔,瞬间无数的愧疚和委屈泛上喉咙,白洛因动了动唇,没说出话来。
 
  “儿子,私奔吧!”
 
  白汉旗不轻易开口,一开口往往是一句石破天惊的话,私奔的这种建议,普天之下也只有他这个做家长的能说出来。
 
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89因子去找顾洋。
 
  昨天在顾威霆那受了那么大打击,白洛因都没掉一滴眼泪,现在听到白汉旗说这句话,突然有些哽咽。
 
  “爸,我知道我这么做伤了您的心,可我不这么做,我心里更不好受。您知道顾海在里面受了什么罪么?他爸把他关在地道里,不给吃不给喝,连床被子都没有……”
 
  “行了。”白汉旗摸摸白洛因的头,“甭说了,爸心里明白,你就听爸的,走得远远的,等哪天顾海他爸想通了,你们再回来。”
 
  “您怎么突然冒出这个想法了?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