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的底线彻底崩塌了

- 编辑:admin -

他的底线彻底崩塌了

 
 
  顾洋,“……”
 
  耗到十二点,顾洋还是那番话,你不答应就出去,我要睡觉了。
 
  结果,刚把灯关上,白洛因就跟过来了,床板一阵摇晃,白洛因的身体和顾洋越靠越近。顾洋以为白洛因真就那么妥协了,结果他只是坐在床上,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看。
 
  “我不喜欢有只宠物蹲在我床上守夜。”
 
  说完这句话,顾洋直接闭上眼睛,过了好一阵都没听到任何回应。他把眼睛睁开一条小缝,发现旁边还有一团黑影,动也不动,就那么僵硬地坐在他的身边。白洛因的脸很苍白,眼神惨淡无光,嘴角还带着一丝阴森森的笑容。
 
  这要是个不知情的人士,大晚上醒来看到这副场景,肯定得吓出点儿毛病来。
 
  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顾洋开口。
 
  白洛因静静说道:“顾海的冤魂托我给你带个话,他不是死在地道里了,他是死在你的床底下了。”
 
  顾洋被雷得眼冒金星。
 
  “你俩不愧是一对。”
 
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90顾海成功逃离。
 
  白洛因恍若未闻,继续在旁边絮絮叨叨,“他临死前脸色青紫,嘴唇干得像是老树皮一样,他凄凉地叫着:哥啊哥啊,我好渴啊,我把手指咬破了,把自个的血都要喝干了。哥啊哥啊,我好饿啊,我现在胃里装得都是从土里挖出来的树根和虫子。哥啊哥啊,我好冷啊,我的脚趾头全都裂开了,血肉模糊……”
 
  顾洋冷声喝止,“别把我当顾海,我没那么容易被忽悠。”
 
  “啊!!!”
 
  白洛因突然大叫一声,毫无征兆,刺激得顾洋瞳孔大开。
 
  “我看见大海了,我真的看见大海了,他就在床底下……”
 
  说完,大半个身子都窜到床下,只剩下腿和脚留在床上,脑袋已经顶到了地面,声音里透着抑制不住的激动。
 
  “大海,你想说什么就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 
  顾洋太阳穴突突直跳,忍着把白洛因踹下去的冲动。
 
  白洛因继续旁若无人地和床底下的空气对话,说得有条有理的,好像真的听到什么一样。其中不乏很煽情的话,都是说给顾洋听的,顾洋装聋子,白洛因就像个复读机一样,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地重复着那几句话。
 
  终于,顾洋成功的被白洛因惹恼了,他迅猛起身,一把攥住白洛因的皮带,想把他拖回床上。结果白洛因的皮带开了,一股重力牵着白洛因的腿和脚也离开了床,顾洋眼瞅着他整个人出溜到地上,手里只剩下一根皮带。
 
  “大海,我来陪你了。”白洛因蔫不唧唧地嘟哝了一句。
 
  顾洋阴着脸走下床,想把白洛因拽起来,却发现他的身体很僵硬。顾洋心里一紧,赶忙将灯打开,结果看到白洛因面无血色,眼睛是睁着的,嘴唇一颤一颤的,却说不出任何话来。顾洋把白洛因抱上床,赶紧给医生打电话,挂断电话的时候白洛因已经不省人事了。
 
  “草,败给你了,你不会就是用这种手段拴住顾海的吧?”
 
  顾洋站在床边一副无语的表情,从白洛因求助他的第一刻,他就决定要帮忙了。至于那个无理要求,纯粹就是恶趣味,一来想逗逗白洛因,二来想让他知难而退,自己睡个安稳觉,第二天精力充沛地去部队。
 
  谁想最后竟然被他给讹了!!
 
  一早,顾威霆接到了顾洋的电话。
 
  “叔,您在部队么?”
 
  顾威霆一颗心很快提防起来,“我在,怎么了。”
 
  “哦,我有点儿事想请您帮忙,您看我们是在外面谈方便,还是我去部队找您?”
 
  “你到我这来吧。”
 
  挂了顾洋的电话没一会儿,孙警卫就敲门进来了,提醒顾威霆有了会议要参加,现在准备准备,马上就开车出发了。
 
  “哦,今天有个会啊……”顾威霆的手指敲了敲桌面,“我都把这事给忘了。”
 
  说罢起身收拾东西,期间不停地用手按揉太阳穴,看样子精神不是太好。孙警卫站在门口,眼睛直直地房间中央的地板看去,等顾威霆把目光移过来的时候,孙警卫再把头转过去,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。
 
  这两天孙警卫一直很老实,没有紧急事务,几乎很少进顾威霆的房间。即便进来了,也是两句话走人,再也没提过顾海的事。
 
  顾威霆刚要出门,顾洋的电话又打过来了。
 
  “叔,我已经到门口了。”
 
  “我现在有个会要开,你可以去待客室等我一会儿,也可以直接去我的住处等。”
 
  撂下手机,顾威霆觉得不保险,又在门口加派了两个人手,并特意叮嘱了一句,“他可以自由进出,但是不能带人,记住,两边的房子都看守好了,出了状况直接找你们。”
 
  “是!!!”齐齐的一声呼喊。
 
  顾洋从豪华座驾里出来,十分拉风的装扮,一袭黑色西装、一顶爵士帽、一款超大墨镜、一张冷峻的面容……远远地走过来,站岗的四个士兵以为看到了大片中的男主角。
 
  亮了一下证件,四个人纷纷让步,一副艳羡的目光恭送顾洋走进去。
 
  “看见没?首长的侄子,真帅气。”
 
  “他侄子啊?我还以为他儿子呢!”唏嘘了一声,“长得可真像。”
 
  “他儿子还在念书呢,你什么时候见他穿成这样过?”
 
  “也是哦。”
 
  进了房间之后,顾洋二话不说,第一件事就是把这身皮脱下来,太二了,顾洋都想对着镜子抽自己一个耳刮子。
 
  换好衣服之后,顾洋在每个房间都转了一圈,终于在客厅地板上发现了缝隙,然后小心翼翼地挪开,平缓了一下呼吸之后,径直地钻了进去。
 
  顾海已经和泥土混为一个颜色了,害得顾洋差点儿被他绊倒。
 
  “顾海……”顾洋尝试着叫了一声,“是你么?”
 
  顾海撑开眼皮,聚焦了好一阵,才看出眼前的人是谁。
 
  “你怎么来了?”
 
  破锣嗓子一开口,差点儿让顾洋以为自个进错地道了。
 
  “什么也别说了,先和我出去。”
 
  顾海饿了快五天,这会儿还有力气推搡顾洋,“滚一边去,我宁死不屈。”
 
  顾洋恨恨地朝顾海的脸上给一巴掌,“你丫给我老实点儿,白洛因让我来的。”
 
  一只泥猴从地道里钻出来,衣服已经看不出本来的面貌了,那张脸黑乎乎的,连五官都看不清了。让人忍不住联想到矿难,那些被困了n多天才获救的矿工,被抬出井外时的凄惨状况,就是顾海此刻的写照。
 
  “水。”顾海朝顾洋晃了晃手。
 
  顾洋赶紧端来一杯水,胳膊撑着顾海坐起身,喂他喝了几大口。
 
  喝完水之后,顾海又躺倒在地板上,眼睛里都是血丝,嘴上都是冻疮,看起来触目惊心。都到了这副境地,还抓着顾洋的手一个劲地问:“因子呢?他怎么样了?”
 
  顾洋一把拽起顾海铁片似的衣服前襟,赤红的双目怒瞪着他。
 
  “你都这副德行了,还有心思管别人?”
 
  顾海还问,“因子是不是让你给我带话来了?”
 
  顾洋气得用手抱住顾海的头,恶狠狠地往地上砸,“你他的是不是脑子坏了?不是让你玩玩就得么?不是告诫过你别太认真么?我为什么不听我的话?为什么?……”
 
  顾海的头已经在地上砸出血来,顾洋才停止暴行,将顾海紧紧搂在怀里。从未出现过的恐惧和心痛,在顾洋的脸上赫然表露。
 
  “哥,你说晚了。”顾海静静开口,“你应该在我转学之前就和我说这句话。”
 
  顾洋随便给顾海找了些吃的,让他暂时填饱肚子,而后又把他轰进了浴室。洗完澡之后,顾海的四肢都抽筋似的疼,一边穿衣服还一边呲牙咧嘴。
 
  “快点儿吧,别磨蹭了。”顾洋催促了一句。
 
  顾海叫苦,“我也想快点儿,可胳膊腿儿不听使唤啊!”
 
  顾洋冷着脸走上前去,帮着顾海把自己来之前穿的那身衣服套上,两个人身材差不多,顾海稍微壮一点儿,但被折腾了几天,身上掉了几斤肉,穿这身衣服正合适。顾洋把帽子和墨镜递给顾海,顾海犹豫了一下。
 
  “也太二了吧?我不戴。”
 
  顾洋硬是把帽子给顾海扣上了,老子没穿女装过来就算便宜你了!我都没嫌丢人你还挑三拣四的!
 
  顾海把全套衣服都换好,戴上墨镜往镜子前一站,几乎和来时的顾洋如出一辙。
 
  “行了吧?”顾海问。
 
  顾洋点点头。
 
  顾海刚要开门,顾洋突然把他叫住了。#txt$!小@说天^堂&
 
  “走路的时候把步子压稳一点儿,这是车钥匙,就停在旁边的甬路上。”
 
  顾海沉默了半晌,突然问道:“我走了,你怎么办?我爸如果问起来呢?”
 
  算你小子有点儿良心,这会儿还能想起我来。
 
  “你走你的,甭管我了,我自有办法。”
 
  顾海最后给了顾洋一个感激的眼神,推门走了出去。
 
  顾洋站在门口静候了片刻,听着外面的动静。
 
  正如他所预料的,顾海走出去之后,那四个人完全没有反应,因为相似度很高,即便有不像的地方,也被这副墨镜遮盖住了。再加上这一身喧宾夺主的装扮,让人很难去怀疑此人的身份。
 
  顾海顺利开着顾洋的车逃离了。
 
  顾洋给顾威霆发了条信息,“叔,我有事先走了,有时间再来找您。”
 
  然后,换上了顾海的这身衣服,在屋子里找了半天,终于搜到一根绳子。把犯罪现场清理完毕后,拿着一瓶水和一根绳子钻进了地道里。
 
 
 
第二十部分
 
 
 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91爱情之旅启程。
 
 
  在地道里蜗居的第一天,顾洋暗暗祈祷顾威霆晚点儿发现自己,这样一来就可以为顾海多争取一些时间,好让他们成功逃离。
 
  等到了第二天,顾洋就有点儿吃不消了,这地道简直不是人待的地方,冷馇…什么的倒能忍受,关键是潮湿,顾洋的皮肤又是敏感型的,十几个小时之后就开始出现皮肤瘙痒的情况,顾洋只能频繁地解开绳子抓挠。即便这样,他还是祈祷顾威霆晚一点儿下来,这样顾海能跑得远一点儿。
 
  到了第三天,顾洋就开始骂人了。
 
  顾威霆你这个残暴的法西斯,顾海是你儿子,你儿子已经在地道里待八天了!!足足八天啊,不吃不喝不睡,超人都死了!!你就算要大义灭亲,也得下来瞅瞅你儿子的尸体吧?不能为了省一笔火葬费,就直接把儿子埋在这吧?
 
  顾洋恨恨地拿起瓶子,结果发现没水了。
 
  顾洋的身体早就冻麻了,浑身上下唯一有点儿知觉的地方就是胃,可这唯一的食粮供给还断缺了。
 
  时间每过一分钟,顾洋对顾海的欣赏就提高一个层次,他无法想象顾海在没水的情况下,是怎么熬过这五天的。而且拉上去的时候还能正常行走,真尼玛是个人才!可顾洋又想了,人家顾海能挺过来是有强大的精神动力在支撑,人家遭罪也值了,我又是为了什么?为了维护他俩的爱情?他俩爱情和我有什么关系?我不是一直持反对态度么?……
 
  可怜的顾洋,遭了三天罪,愣是不知道自个为什么遭罪。
 
  一个小时,我最多再给你一个小时,如果一个小时之内你不下来救我,我就!!……我就自己爬上去了!
 
  和顾洋一起忍受折磨的人还有孙警卫,这厮天天晚上做噩梦,每天都会梦到顾海在地道里挣扎着求救。一连三天下来,孙警卫的脸已经变成了土黄色,精神上遭受了巨大的折磨。他的底线彻底崩塌了,什么都没有人命重要,宁可被贬职,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孩子死在自己屋里。
 
  事实上,一个小时前,顾洋就准备爬上去了。可手上和脚上都系着绳子,前两天他开系自如,今儿彻底悲剧了,两只手全僵了,一点儿劲都使不上。也多亏他解不开绳子,拖延了时间,不然前两天的努力全都白费了。
 
  孙警卫移开地板钻了进去。
 
  此时顾洋已经挪到地道口了,让孙警卫一阵好找,等孙警卫到了顾洋身边,顾洋猛地一惊,这个人从哪冒出来的?地道口明明没开啊!震惊过后,顾洋被一股大力直接拖到另一个地道口,等他的眼睛接触到光亮的时候,整个人都石化了。
 
  顾海,老子要和你玩命!!!为什么不告诉我这边还有一个口?你要是说了,我他妈早就上去了!!!
 
  顾洋的脸上沾满了泥土,黑黢黢的,看不清本来的面貌,孙警卫还以为是顾海。
 
  “小海,我记得你下去的时候没被绑着啊?这……怎么被绑上了?”孙警卫作势要去解顾洋身上的绳子,却被他一句话拦住了。
 
  “孙叔,我是顾洋。”
 
  孙警卫的表情瞬间呆滞,再仔细一瞅,还真不是顾海。
 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 
  顾洋开口,“快去把我叔叫来,我有重要的事要和他说。”
 
  不出一分钟,顾威霆风风火火地进来了。
 
  顾洋一看到顾威霆,那一张含冤带屈的面孔,瞬间秒杀窦娥。
 
  “叔,您要给我做主啊!”顾洋晃了晃手脚,故意让顾威霆看到绳子,“那天我来找您,本来是想劝劝顾海,谁想那小子心术不正,把我绑起来塞进了地道里,要不是孙叔及时把我拉上来,我现在都死在地道里了!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