拍完之后回看了一眼拍完之后回看了一眼

- 编辑:admin -

拍完之后回看了一眼拍完之后回看了一眼

 
  白洛因心头一震,顾海也太了解顾洋了吧?
 
  “怎么可能?”白洛因满不在乎地笑笑,“你是他亲弟,他去帮忙理所应当的,犯得上和我提条件么?”
 
  “真没提?”顾海又确定了一下。
 
  白洛因坚定地摇摇头,“没有,我把情况一说,他立即答应了。”
 
  “果然!”顾海恨恨砸了一下床。
 
  白洛因心头一凛,难不成谎言被戳穿了?
 
  结果,顾海黑着脸说:“他丫果然对你区别待遇!平时谁找他帮忙他都提条件,我找他都不例外,他竟然给你亮绿灯……”
 
  白洛因无语了,早知道顾海吃的是这种歪醋,他就把实话说出来了。
 
  “告诉你,不许把你现在的手机号告诉他啊!”顾海特意叮嘱。
 
  “我把手机号告诉他干什么?”
 
  “这样最好。”顾海哼了一声,“也不能用我手机偷偷联系他!”
 
  白洛因恼了,“我联系他干什么?”
 
  顾海满意地笑了,用被子蒙住白洛因的脑袋,“睡觉。”
 
  第二天,两个人真的坐轮渡去了黄岛的金沙滩。
 
  旅游淡季,这里的游客很少,海水比以往更加澄澈,沙子更加干净细腻,白洛因的脚踩在沙滩上,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柔软。顾海说得果然没错,这个沙滩真的比昨晚见到的那个美多了。
 
  两个人找了一处安静的角落坐下,白洛因伸手一摸,摸到了一个小贝壳,拿在顾海的眼前晃了晃,然后抛回了海里,溅起一朵小浪花。
 
  “啊!!!”
 
  白洛因毫无征兆地大吼了一声,像是一种宣泄,喊完之后心里痛快多了。周围的人随便看去吧,反正我不认识你们。
 
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93新世纪活雷锋!
 
  “你这不行,瞧我的。”
 
  顾海站起身,对着波澜壮阔的海平面大声高呼,“我叫顾海,男,十八岁,来自北京。旁边坐着的人是我媳妇儿,我俩于去年今天的前两天正式相爱,走到现在已有一年旅程!虽然坎坷重重,灾难不断,但我们义无反顾,勇往直前!”
 
  白洛因都想把自个埋进沙子里。
 
  顾海宣泄一通过后,挑衅地看着白洛因,“你敢么?”
 
  潜台词就是,你有我脸皮厚么?
 
  “我有什么不敢的?”白洛因也站起身,高声喊道:“我叫白洛因,男,十八岁,家住北京西城区光彩胡同48号,就读于北京x高中高三27班,不良青年一枚。旁边站着的是我媳妇儿,经他死缠烂打倒贴耍赖后,我出于对精神病人的怜悯之心,决定将他娶回家中。无奈我老丈人不同意,这门亲事迟迟未定,但我对媳妇儿的心是赤诚的,无论他将来是否会继续发病,我都将不离不弃!”
 
  顾海直接被气笑了,好小子,算你狠。
 
  于是又喊上了,“顾威霆,我告诉你,你爱同意不同意!你就是携着千军万马追过来,我还是那句话。我顾海认定的人,谁也甭想给我换了!我顾海认定的关系,谁也甭想给我拆了!我顾海认定的感情,谁也甭想给我破坏!”
 
  “顾威霆!……”白洛因刚喊一声停住了。
 
  顾海翘首以盼。
 
  “我草你儿子!”
 
  顾海磨牙,大手迅速掐上白洛因的后脖颈,白洛因一阵畅快的笑容。
 
  “挫折消磨不掉我们的斗志!”
 
  “困难阻挡不了我们的脚步!”
 
  “我们同仇敌忾!”
 
  “我们坚定不移!”
 
  两个人喊到缺氧,周围的人几乎都走了,就剩下一个哥们儿还坚守在那里,俩人的目光齐齐朝他看过去,他木讷地笑了笑,“你俩真二!”
 
  于是两个二货把这个哥们儿扔到了海里。
 
  顾海把dv拿了过来,把刚才那一幕回放给白洛因看。
 
  “你还真录下来了?”
 
  顾海乐呵呵的,“那当然了,难得默契了一次。”
 
  白洛因伸过头去,屏幕上两个人的身影如此鲜活。
 
  “你说,若干年后咱们再回看,会不会被自个雷倒?”
 
  “不会。”顾海把手搭在白洛因的肩膀上,“人生难得几回二,人不犯二枉少年。”
 
  海水涨潮了,零零散散的那几个游客也离开了,白洛因和顾海找了个饭馆美美地吃了顿海鲜大餐,回来时买了一顶帐篷,两床棉被,打算晚上就在海滩上过夜了,第二天一早起来看日出。
 
  晚上,白洛因照例给白汉旗打了个电话,交待这边的情况,顺带着打听家里的情况。
 
  “顾海他爸还没去找您?”白洛因问。
 
  顾海也凑过来听。
 
  “没有,这两天特别消停,谁都没来。”
 
  白洛因不放心,“您没骗我吧?”
 
  “我骗你干什么?你自个听听,咱们家这会儿多消停。”
 
  白洛因一脸不解,照理说不应该啊!
 
  撂下手机,白洛因朝顾海问:“你觉得我爸说的是实话么?”
 
  “听着不像是假的。”
 
  白洛因凝眉冷思,这顾威霆打的是什么算盘?
 
  “行了,别想了,车到山前必有路。瞧瞧,今儿晚上海风习习,皓月当空,如此良辰美景,娘子何必去想那些烦心事,还是陪为夫好生浪漫一下吧。”
 
  白洛因将顾海的脑袋按进了沙子里。
 
  半个钟头过后,帐篷颤动起来。
 
  缠斗过程中,顾海捏了捏白洛因的腰眼,“来,坐我身上。”
 
  这是顾海最带感的体位,既可以在下面不劳而获,又能直观地欣赏到白洛因最动人的表情。当然,这也是白洛因最不喜欢的姿势,前阵子顾海磨破嘴皮子才说服白洛因尝试一次,从此喜欢得一发而不可收拾。
 
  “不行。”白洛因当即拒绝,“帐篷不够高,坐起来脑袋就撞到帐篷顶了。”
 
  顾海不死心,“咱可以把帐篷撤了么!”
 
  说罢去拉扯绳子。
 
  白洛因赶紧按住顾海的手,“你丫再整幺蛾子,信不信我趁你睡觉的时候把你扔海里?”
 
  “咱们就算不掀开帐篷,人家也知道咱在里面干啥呢,与其让人家在外面yy,还不如直接让别人看呢。何况这也没人啊!有这么个帐篷罩着不得劲,头顶着星星月亮多浪漫啊!”
 
  白洛因的手牢牢攥着底下的架子,怒道:“我要回家。”
 
  顾海立刻服软,“得得得,咱不那样了,你趴在我身上……”
 
  啪啪啪的肉体碰撞声、性感的喘息声、海风的呼啸声混作一团。时快时慢、时松时紧、时轻时重……那一团团的火焰,顺着掀开的帘子狂奔而出,将汹涌而来的海浪一波地打退,海面上一片平静。
 
  夜深了,两个人相拥而睡,即便只有一个帐篷的遮蔽,俩人依旧睡得很踏实。
 
  一大早,天还没亮,白洛因就兴奋地醒过来了。
 
  穿好衣服,白洛因拿着照相机钻出了帐篷。
 
  顾海睡觉很警觉,旁边只要一空,他立刻就能清醒过来。
 
  外面的天灰蒙蒙的,周围弥漫着凉丝丝的雾气,顾海踩着柔软的沙子,一步步地朝白洛因走过去。然后从后面将他环抱住,下巴铬在白洛因的肩膀上。
 
  “天还没亮呢……”懒懒散散的声音。
 
  “谁等天亮了再看日出啊?”
 
  顾海的唇贴上白洛因的脸颊,厮磨了好一阵。
 
  “快看!”白洛因朝远处一指。
 
  顾海抬起头,遥远的天边已经出现了一道红霞,就在白洛因的手指上方,一点点变深扩散。很快,太阳露出半个额头,周围的云彩也被浸染成红色,光亮越来越强烈,天海连成一片,一股热乎乎的暖流在身上洋溢,骨头都变得软软的……
 
  “来,照一张。”
 
  顾海拿起相机,放在白洛因和自己的面前。
 
  两人背朝着大海,头枕着日出,脸贴着脸,对着镜头露出两个甚有默契的坏笑。
 
  拍完之后回看了一眼,白洛因乐了。
 
  “怎么感觉像是佛祖开光似的?”
 
  “你见过这么帅的佛祖么?”顾海自我感觉良好,“以后就拿它当我的电脑桌面了。”
 
  从此之后,顾海的相册里又多了一张带着笑的照片。
 
  距离白洛因和顾海不远处,有对情侣正在拍婚纱照。新娘穿着婚纱站在礁石上摆各种姿势,新郎在旁边来回挪移,底下还站着一个摄影师,一个顾问,指手画脚的不知道在说什么。
 
  看了一会儿之后,顾海有感而发。
 
  “那女长得真寒碜,这要是不化妆,得什么德行啊?!”
 
  白洛因推了顾海一把,“你管人家长什么样呢!”
 
  两个人并肩朝自个的帐篷走过去,没一会儿,东西收拾好,两个人正准备撤离,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呼喊声。两个人的目光顺着声音看过去,就是刚才情侣拍照的那个地儿,一群人拥作一团不知道在干嘛,听动静像是出事了。
 
  “走,去瞅瞅。”
 
  俩人放下东西,快步朝那处走去。
 
  走近一看才知道,新娘掉进海里了,大概是刚才摆姿势的时候不小心一滑,从礁石上摔下去了。本来下水救个人不算难事,可现在是冬季啊,谁敢轻易下水?而且新娘又穿着十几公斤重的婚纱,婚纱浸水变得相当重,本来新娘刚掉进海里的时候,两个男人还拽着婚纱,想把新娘拖上来,结果因为过重,两个人差点儿被拽进海里,所以不得不放弃。
 
  新郎都快急疯了,眼瞅着新娘沉得越来越深,他站在礁石上撕心裂肺地干吼,就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