女演员们纷纷叫屈女演员们纷纷叫屈

- 编辑:admin -

女演员们纷纷叫屈女演员们纷纷叫屈

 
  人家两个特种兵也不是吃素的,能让顾威霆点名道姓的,肯定是精英中的精英,对付顾海还是绰绰有余的。顾威霆临走前也说了,甭管他是谁,只要不服从命令就用武力解决。可这俩人还是长了脑子的,真要打坏了肯定赔不起,所以只能采取制服手段,虽然过程艰辛但是很保险。t,xt,小;说,天'堂
 
  俩人怕惹恼了顾海对自身不利,所以在给他戴上手铐的那一刻还夸了一句,“不愧是首长的儿子,真是人中之龙!”
 
  草,从哪找来的俩傻b……顾海心里恶骂了一句。
 
  结果,两个特种兵把顾海押到了一个房间,白洛因也在那。俩人一对上眼,齐齐愣了一下,顾海忍不住回头吼了一句,“怎么不早说是来见他的?”
 
  其中一个特种兵昂首挺胸,干脆利落地回道:“你也没问啊!”
 
  “行了,你俩滚出去吧。”
 
  两个人脚步齐刷刷地往外走。
 
  “等一下,先把我手铐解开了。”
 
  白洛因看着顾海像犯人一样地被押送进来,心里别提多难受了,再看他身上的这些伤,沉郁的目光又裂开一个大口子。果然还是挨打了,昨晚战战兢兢地担心了一宿,悲剧还是发生了。
 
  “没睡好吧?”顾海顶着一张大花脸看着白洛因。
 
  白洛因动了动唇,半天没说出话来。
 
  “对了。”顾海从衣兜里摸出一管药膏递给白洛因,“昨晚就想给你送过去,被我爸发现了,差点儿给没收。”
 
  白洛因伸手接过去,低头瞅了一眼,开口问道:“给我药膏干什么?”
 
  “你的手不是被鞭子抽坏了么?”
 
  白洛因呆愣住,他早就忘了这么一茬了,顾海竟然还记得。
 
  “你自个都成这副德行了,还给我送药膏?”
 
  “我这是家常便饭,就跟被蚊子叮了个包一样,啥感觉也没有。”说罢拉起白洛因的手瞅了瞅,一副血活的表情,“我草,都起檩子了!”
 
  白洛因觉得顾海说这句话的时候,那副语气就像是往他的胸口捅了一刀。
 
  “你走之前不是和我保证态度端正,绝不和你爸起冲突么?”
 
  “我态度挺端正的。”顾海一副委屈的表情,“我说了要和他好好聊聊,他也答应了,期间我说话一直挺客气,可他太不讲理了,说着说着就开始动手。”
 
  白洛因微微眯起眼睛,试探性地问:“你是不是向他打听我的情况来的?”
 
  顾海扯开嘴角艰难地笑了笑,“还是你了解我。”
 
  白洛因一瞬间什么都说不出来了。
 
  “对了,我正要问你,孙警卫给你安排的房间在哪啊?条件怎么样?”
 
  “……”
 
  “你昨天晚上睡了么?床够宽么?被子够暖和么?”
 
  “孙警卫没给你做什么思想教育吧?没说这程子要对你怎么怎么样吧?”
 
  顾海叽里咕噜说了一大堆,白洛因一句话都没回,就那么阴沉着脸坐着,看都不看顾海一眼。顾海心里本来就急,再加上说话费劲,要是还听不到回应,心情可想而知。
 
  “你怎么不说话啊?”顾海没好气地拍了白洛因的脑袋一下。
 
  白洛因凌厉的视线朝顾海扫了过去,“你别理我!”
 
  昨天顾威霆说了那么多打击人的话,顾海都没往心里去,白洛因这么一句话,就把他伤着了。
 
  “咱俩好不容易见一面,你还给我脸色看,你也太狠了吧?”
 
  白洛因心里默默回了一句,谁也没你狠,你瞧你干的那点儿事,真尼玛是……怕什么来什么!
 
  直到老师来,顾海也没能再和白洛因说上一句话。
 
  这位老师也是部队里的军官,研究生学历,以前也辅导过一些士兵,都是义务性质的。像这种系统地教学还是头一次,尤其还是首长的儿子,不免有点儿紧张。
 
  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叫张华,男,26岁,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。”
 
  两个面瘫齐齐望着他。
 
  “那个,很高兴能为你们授课,我水平有限,如果有什么讲解不清的地方,你们可以随时提出意见。”
 
  “咳咳……你们不用叫我张老师,就叫我小张就成了,他们都这么叫我。”
 
  “算了,我们还是直接讲课吧。”
 
  老师在前面自说自话,两个人各怀心事,谁也没听进去。
 
  顾海想不明白,白洛因怎么就突然生气了呢?嫌我把他带进来了?他在这受委屈了?后悔了?想出去了?还是我哪句话把他给惹了……
 
  白洛因忍不住瞟了顾海一眼,那厮愁眉不展,不知道想什么呢。看了一眼就不忍再看了,总觉得特可怜,就像捡破烂的小孩似的,越看越揪心。
 
  中午吃饭也被安排在各自的房间,有人专门送饭进去。
 
  下午依旧上课,回去的途中,顾海总算看到白洛因的住处了,闹了半天他就住在孙警卫的房子里,和顾海就隔了一条甬路。
 
  可就是这条甬路,顾海就过不去,只能眼巴巴地瞧着。
 
  吃过晚饭,有人敲门。
 
  顾海走去开门,看到一张陌生的面孔,白大褂,戴眼镜,典型的医生形象。
 
  “走错屋了吧?”
 
  “您不是顾海同志么?”
 
  不用说,又是顾威霆鼓捣来的二b一个。
 
  “我是同志,但我不是顾海。”
 
  医生委婉一笑,“那就对了,我专治同志的病,我叫王晓曼,心理医生。”
 
  顾海刚要关门,女医生直接钻进来了,训练有素,动作快如闪电。
 
  “……你平时都是那么进病人的屋么?”顾海一脸黑线。
 
  医生露出职业性的笑容,“我们进入正题吧。”
 
  “你坐吧。”顾海扬扬下巴。
 
  女医生有点儿受宠若惊的样子。
 
  “正好我心里有个疙瘩,你看看能不能帮我除掉。”
 
  “你但说无妨。”
 
  顾海拧着眉头问,“你说,他为什么不理我了?”
 
  “请问你指的他是谁呢?”
 
  “你不是心理医生么?你应该能猜透我心里所想啊,还用得着我明说么?”
 
  医生有些尴尬,“那我试着分析一下。”
 
  顾海点点头。
 
  “我觉得他不理你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你不听话。”
 
  “我不听话?”顾海一副疑惑的表情,“我怎么不听话了?”
 
  “你想啊,在他的人生阅历中,大部分都是在服从命令和命令别人,每个人思考问题的方式都和他的生活环境有着很大的关联,他的思维就属于直线性的,既不理性也不感性,没有缓释的过程,遇到问题就必须做出回应。而你作为他的儿子呢,又和他处于两种不同的生活环境……”
 
  “你才是他儿子呢!”顾海突然怒了,“你们全家都是他儿子!”
 
  女医生花容失色,声音怯弱,“你怎么能说这种话呢?”
 
  “你和我说的压根不是一个人!”
 
  “我……”
 
  “还心理医生呢,打岔倒挺有一套。”顾海黑着脸挥挥手,“赶紧滚出去,别等我轰你!”
 
  女医生,“……”
 
  第一卷:悸动青春 182成精的大耗子!
 
  心理医生走了没一会儿,顾海就被两个特种兵架到了一个小礼堂,观看慰问演出。与其说是慰问演出,倒不如说是自慰演出,空旷的礼堂只有他一个人,演员倒是不少,都是女的,清一色的大胸大屁股,一个接一个地往台上涌,那阵势就像皇太子选妃似的。
 
  顾海看出来了,这次顾威霆真是下血本了。
 
  也不知道从哪找的女演员,什么类型的都有,什么节目形式都有,但无一例外都是在展示女人的形体美。很多表演都很露骨,也就是顾海坐在这,要是那群兵蛋子,这些女的一个都走不了了。
 
  顾海自始至终都低着头,偶尔抬起来,眼睛也是闭着的。
 
  不是不想看,是真没那个心情。
 
  节目策划人瞧见顾大少那副不感兴趣的模样,把后台那几个刚下来的女演员挨个数落了一顿,“你们干嘛吃的?这么多人都挑不起一个人的兴趣,枉为女人了!不是让你们动作幅度大一点儿,表情动人一点儿么?瞧你们一个个没精打采的样儿,一点儿舞台表现力都没有!别说他了,我看着都想睡觉!”
 
  “动作幅度还要怎么大啊?”女演员们纷纷叫屈,“我们跳的是芭蕾舞,来来回回就那么几个动作,已经改编得足够大胆了,再改就彻底不伦不类了。”
 
  “都别吵吵了!”策划人黑着脸,“下一个是什么节目?”
 
  “女声独唱。”
 
  “撤掉,直接上钢管舞。”
 
  钢管舞一上,顾海倒是把眼皮抬起来了,他认为最有看头的就是中间那根钢管。
 
  其后的节目全是劲歌热舞,一群女疯子在台上扭来扭去,顾海就坐在第一排,一抬眼皮就能看到白花花的两大团肉。他心里直想笑,顾威霆是不是脑抽了?与其这样铺张浪费,还不如直接往我房间里放两张光碟呢,岂不是更简单高效!
 
  回到房间,洗完澡趴在床上,顾海摆弄着手机。
 
  幸好顾威霆没把这个联络工具没收。
 
  “因子……”顾海软腻腻的声音传了过去。
 
  那边沉默了好久才嗯了一声。
 
  “你在干嘛?”
 
  “待着。”
 
  听着白洛因的声音,顾海就能想象到他的小脸此时此刻是多么的傲娇。
 
  “还生我气呢?”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