直奔白洛因的房间直奔白洛因的房间

- 编辑:admin -

直奔白洛因的房间直奔白洛因的房间

 
  白洛因的脖子扭得傲气十足,就是不转。
 
  “你不听话我可继续打了啊。”毫无可信度的威胁。
 
  说着,又朝白洛因的屁股上给了一巴掌,见他还不转,又给了一巴掌,打一下瞧白洛因一眼,打一下瞧一眼……终于,白洛因的腰身动了动,避开顾海的骚扰,顾海的大手又追了过去,从打变成了揉。
 
  白洛因去推搡顾海的手,却被顾海一把攥住,顺势将身体转了过来,两条手臂都被顾海的大手压制住,迫不得已用正脸对着顾海的面孔。
 
  顾海定定地看了白洛因好一会儿,没说话,直接吻了下去,白洛因的脸别了过去,顾海没亲着,于是又追,白洛因还躲,总之今儿就是和你别扭上了。
 
  顾海直接挺动腰身,用身下的小海子去和小因子交流,布料摩擦生热,白洛因的眼神里立刻被染上了几分热度。
 
  顾海的鼻尖抵着白洛因的鼻尖,戏谑道:“你不认我,只认它是不是?”
 
  有些时候,白洛因不得不承认,他对顾海身体的认可度比对他内心的认可度还要高。顾海在这方面的悟性比在感情方面的悟性要高的多,他总能轻易地调动白洛因的身体感官,而对于他心的掌控度却很低很低。
 
  顾海又低头去吻白洛因,果然,这一次不躲了,舌头伸出来,和顾海在唇外一阵缠斗。顾海像是存心不让白洛因吃饱了一样,亲一会儿停一会儿,亲一会儿停一会儿,直到白洛因英挺的眉毛皱了起来。
 
  顾海的舌头沿着白洛因的锁骨往上舔,扫过喉结,一直舔到下巴上,来来回回,十分消磨人的耐心。
 
  终于,白洛因将顾海推倒在一旁,手朝他的结实的胸膛抚了上去,反反复复地摩擦着那小小的凸起。
 
  顾海呼吸变粗,也把手伸到了白洛因的睡衣里,活动一阵之后,手停了下来,“这是谁的睡衣?”
 
  “不知道,从柜子里翻出来的。”
 
  “太难看了,脱了吧。”顾海作势去解扣子。
 
  白洛因在顾海胸膛上的手突然就停了下来,表情也变了,好像无形中被打断了一样,眼神瞬间黯淡下来,躺在那儿一动不动的。
 
  顾海捏了捏白洛因的脸颊,柔声问道:“今儿你到底怎么了?”
 
  久久之后,白洛因才懒懒地回了一句,“我想回家了。”
 
  “你后悔和我一起过来了?”顾海脸色变了变,“还是,你后悔和我在一起了?”
 
  “不是。”白洛因叹了口气,“我是想让你和我一起回去。”
 
  顾海这才明白白洛因的意思,当即安慰道:“我也想回去,可是事情不解决了,我们也住不踏实,对不对?”
 
  白洛因一副听不进话的表情,“我想吃你做的面条。”
 
  “原来你也会耍浑啊?”
 
  顾海宠溺地挤兑了一句,其实心里特幸福。
 
  “别着急,等咱俩回家了,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。”
 
  白洛因终于笑了,“你比我爸强多了,我爸学了那么多年,做饭还是那么难吃。你才学了几个月,做得还真像那么回事了。”
 
  “那是战略目标不同,你爸肯定觉得儿子大了总要单过,做一手好菜也无处施展。我就不同了,我这是要跟你过一辈子的。”
 
  白洛因的手按住顾海的下巴,幽幽地说道:“嫁给我吧,傻大海。”
 
  “成。”顾海答得挺爽快,“我还可以入赘到你们家。”
 
  白洛因把顾海压在身下,一阵狂啃……
 
  周六下午上课的时候,顾海乐呵呵地朝白洛因说:“好消息。”
 
  “什么好消息?”
 
  “那边的会议延期举行,我爸可能得拖两天才能回来。”
 
  白洛因鄙夷地看了顾海一眼,“你这也算好消息?他回来得越晚,咱俩离开这的时间不就越晚么?”
 
  “你得这样想啊,他回来得越晚,咱这地道挖得不就越值么?”
 
  白洛因,“……”
 
  张老师轻咳了一声。
 
  俩人完全把他当成咽炎,继续旁若无人地交流着。
 
  “你得到的消息准么?别是个烟雾弹,存心诱导你犯错的,到时候再来个突击检查,把你逮个正着!”
 
  顾海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表情,“逮着了又怎么样?老子心里就是那么想的,他早晚得接受。再说了,他每天都和这边的奸细通电话,早把咱们的情况了解得一清二楚了,根本没有突击检查的必要。”
 
  白洛因收回忧虑的目光,自言自语般地嘟哝着:“昨晚上我爸还打电话过来,问我今儿回家不……他都不知道出事了。”
 
  顾海瞧了白洛因片刻,像是做了一个很艰难的决定。
 
  “要不,你回去一趟吧,我估摸着你出去也没人拦,他们的目的不就是把咱俩分隔开么?你回家正好顺了我爸的意。”
 
  白洛因无力地摇摇头,“我怕我出去就进不来了。”
 
  顾海动了动唇,没说什么。
 
  过了一会儿,白洛因又朝这边瞟了一眼,突然开口说道:“我想把实情告诉我爸。”
 
  “别!”顾海当即反对,“不能和他说!”
 
  “为什么?他早晚不得知道么?与其别人去他那告状,还不如我自个主动承认。”
 
  顾海敲了白洛因的脑门一下,“你傻啊,咱不得一个一个对付么?”
 
  白洛因斜了顾海一眼,“其实你是怕我因为心疼我爸而改变主意吧?”
 
  顾海厚着脸皮咧开嘴,“你怎么这么了解我?”
 
  白洛因直接把手里的书砸了过去。
 
  结果,第二天夜里,顾威霆就杀了回来,毫无征兆的,已经凌晨一点多了,车子缓缓驶入军区大院。
 
  两个特种兵看到顾威霆,全都松了口气,总算是圆满完成任务了。
 
  “首长好!”两个标准的军礼。
 
  顾威霆沉着脸点点头,“他这几天表现怎么样?”
 
  “表现非常好!”一个特种兵爽口回道。
 
  顾威霆的嘴角浮现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,“怎么个好法?我听听。”
 
  “非常配合我们的工作,从不为难我们。”
 
  “每天晚上按时回来就寝,从不私自外出。”
 
  “带他去哪他就去哪,让干什么就干什么,从不反抗。”
 
  “……额,从不挑食。”
 
  两个特种兵争先恐后地夸赞着。
 
  顾威霆微敛双目,幽幽说道:“我自己的儿子我还不了解么?你们有必要这么夸么?”
 
  两个特种兵目露恐慌之色,努力为自个辩驳,“我们说的都是实情,他这几天确实很老实,没有做出一点儿出格的事。”
 
  “是啊,……好像就前几天晚上闹腾了一下,这两天都特老实,早早就睡了。”
 
  顾威霆冷峻的目光柔和了几分,“辛苦你们了,回去睡觉吧。”
 
  两个特种兵这才松了口气,敬了个礼之后,齐刷刷地跑步离开了。
 
  顾威霆推开门走了进去。
 
  此时此刻,顾海还在白洛因的床上辛勤“耕耘”着。
 
  久违的开门声突然传进耳朵里,顾海的动作骤然一停。
 
  “孙警卫,您的行李搁这成么?”
 
  “随意,搁哪都成。”
 
  操蛋!竟然真的杀回来了!
 
  白洛因滚烫的身体瞬间冷却下来,大手扼住顾海的脖子,愤恨外加焦灼的目光对着顾海的脸,“你不是说肯定不会搞突袭么?”
 
  顾海也是一副躲避不及的表情,但很快就镇定下来了。
 
  “等我干完这一轮再说!”
 
  “草。”白洛因狠狠揪扯着顾海胸口的肌肉,“你丫真是个禽兽!”
 
  孙警卫朝门口的站岗兵随意打听了一句,“他最近怎么样?”
 
  “还好,就是睡觉的动静大了点儿……”
 
  “睡觉能有什么动静?“
 
  “那个……就是……总听见他说梦话骂人。”
 
  孙警卫眨巴眨巴眼,这孩子还有这癖习呢?
 
  顾海冲刺、低吼,伏在白洛因的身上缓了片刻,这才恋恋不舍地将自个的老二掏了出来。
 
  “我现在要回去么?”顾海征求白洛因的意见。
 
  白洛因按住顾海,“先别回去呢,你爸肯定在找你,这会儿钻出去就是自投罗网。”
 
  顾威霆在每个房间里都转了转,结果根本没看到顾海的影子,一时间勃然大怒!臭小子,果然还是偷偷摸摸跑了!可怜那两个特种兵,刚躺下没一会儿,被窝还没捂热,就被班长轰了起来。ox白洛因和顾海竖起耳朵听着外边的动静,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,铿锵有力。
 
  “首长,您怎么过来了?”
 
  顾威霆不说话,直奔白洛因的房间,大力地叩门。
 
  “快,赶紧钻进去!”
 
  白洛因推了顾海一把,结果刚把地板盖上,就想起一句话忘了嘱咐,他想告诉顾海,回去别躺在床上,最好藏在某个地方,结果晚了。
 
  敲门声越来越激烈。
 
  孙警卫的声音传来,“小白啊,你睡了么?”
 
  白洛因平缓了一下呼吸,伪装出一副睡态朝门口走去。
 
  开门一瞧,外边两个人,顿时流露出惊讶的神色。
 
  “孙叔,叔,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 
  顾威霆没说话,径直地朝里面走去,掀开被子,没有人;打开柜子,没有人;拉开窗帘,还是没有人……
 
  冷峻的目光灼视着白洛因,“顾海没在你这?”
 
  白洛因得需要多强大的心理素质,才能流露出如何无辜的眼神。
 
  顾威霆又阴着脸走了出去。
 
  顾海从地道里钻出来,刚要躺到床上,突然白洛因显灵了,脑子里灵光一闪,藏进了旁边的衣柜里。
 
  顾威霆在门口对那两个特种兵大吼:“马上给我出去找,找不着别回来了!”
 

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? You'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.